溢网总站 [切换站点]
首字拼音:a
首字拼音:b
首字拼音:d
首字拼音:e
首字拼音:f
首字拼音:g
首字拼音:h
首字拼音:j
首字拼音:k
首字拼音:l
首字拼音:m
首字拼音:n
首字拼音:p
首字拼音:q
首字拼音:r
首字拼音:s
首字拼音:t
首字拼音:w
好店入驻
微信扫一扫打开
入驻好店
发布信息
微信扫一扫打开
发布信息
同城头条  >  文化艺术  >  记忆中的高考(盛景华)
记忆中的高考(盛景华)
2021年05月06日 12:51   浏览:250   来源:溢网发布

给欧阳中石先生当书童


记忆中的高考

盛景华


  马上要高考了。那天我和一帮朋友应邀到白鹿寺方丈明良法师那里去品茶,有位朋友趁机到观音菩萨、文殊菩萨面前烧了高香。看他为了儿子的学业撅着屁股不断磕头的样子,我就好笑。而且不由得联想起了自己当年参加高考的情形。


  我经历过的那次高考,是在l977年。

  在这之前的10年里,中国已然没有高考。代替高考的是一场轰轰烈烈的群众运动,毛主席一挥手,说:“知识青年到农村去,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很有必要。”就这样,全国十届初、高中毕业生,上千万人,马上响应领袖的号召,纷纷奔赴农村,到“祖国最需要的地方”去了。

  即便到文革后期,个别学校开始有少量招生,那也是“社来社去”,即不包分配,实行从哪里来回哪里去的原则。当时,还要单位推荐上大学,那时的大学生叫做“工农兵大学生”。也就是说,人们只要有纯正的“红”色血统,在工厂、农村、或者军营里图得一个好表现,特别是得有一些可以为之牵线架桥的社会关系,就有机会上大学。电影《决裂》的男主角,凭一双长满老茧的手走进了大学校园。当时有一位叫张铁生的“英雄”,交了白卷还理直气壮,天下扬名。


与中国书法家协会主席孙晓云合影


与中国书法家协会前主席张海合影


与中国书法家协会副主席  原分党组书记陈洪武合影


与中国书法家协会理事,著名书画鉴定家金运昌合影


与中国书法家协会原副主席 北京市书协主席林岫合影


  1977年高考可以说是具有历史意义的事件,那是打倒“四人帮”拨乱反正之后的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全国高考。参加那次高考时,我还是下乡知青.正在原宁乡县夏铎铺公社先锋大队“插队”劳动。我报名参加高考,纯粹是自作主张,当时家里并不知道高考有多重要,所以父母并没有要求我去参加高考,也就更谈不上绐我多大的压力了。

  我考的专业是美术,因为从小喜爱画画,及至我下乡之前和下乡之后一直在自学美术。可是,那个年代,美术专业的招生人数实在是太少了,像广州美术学院之类的专业院校,在湖南总共才招几个人,另外可供选择的,就只有湖南师范学院一所大学了,况且,湖南师范学院美术专业一届学生也就招二十多个人。

  因为是自学美术,没有过系统专业的考前训练,所以考前的我对于素描、色彩、创作、设计等专业课程并没扎实的根底,甚至谈不上有多少准备。因为那会我的精力全都放在了补习文化上。我是文化革命中上的中小学,在文化上是严重的先天不足。像美术专业必考的史、地等课程,我那时还根本没学过。

  可是就在迎考的那段日子里,我白天还要干重活,每天要做上千块红砖,只能在晚上熬夜复习。乡下没有电,加之天热蚊虫太多,我只好就着煤油灯看书。有时我将双脚浸在水桶里一边摇着蒲扇一边学习;有时我索性躲在蚊帐里看书.热得汗爬水流时就跳到门前的池塘里去冲一下凉。说实话,当时我并没有多大的志向。我唯一的信念就是:乡下太苦,我要努力改变当下生存的环境。

  就这样,在没有老师指导,缺少复习资料的情况下,我一口气自学了历史、地理,还将原来的高中课本悉数复习了一遍。

  直到临考前几天,原益阳地区文化馆的张月明老师把我、郭建国、熊玉心等带到自己家里,给我们正式地上了一堂专业课,他边讲边画,将素描、色彩、设计的作画方法和步骤讲得清楚和详细,到这时,我才知道什么是三大面、五大调子;什么是二方连续和四方连续图案。那堂课尽管上得有些迟,但给我的记忆尤为深刻,帮助特别大。

  记得当年专业考试是在益阳师范考的,文化考试则是在宁乡县十二中考的。当年的各科考题现在早就淡忘了,唯有作文考题,我至今都记得是《心中有话向党说》。

  那年高考,考上美术专业本科的,益阳只有曾正明和黄坚两人,另外,还有十多位考生被录入了中专。我就是进了中专的那十多位考生中的一位。那时我们在填写志愿一栏时,都要填上“服从祖国需要”,正是因了这么一句话,我们才被录到了益阳师范去的。

  进益阳师范的时候,还有个插曲。和我一同考入益阳师范的同伴还有郭建国和彭俊,我们仨都从宁乡来,都是知青,我们一同到学校报到。可是学校有关领导说,因为,音体美招生人数不够,学校决定将我们分派到普师班去学习。一听到这个消息,我们当即傻了眼。因为我们是奔学习美术专业来的,学校的决定等于是改变了我们的初衷。于是我们商定集体退学!

  决定退学的那天,正是学校的开学典礼。

  我背着行囊十分落魄地回到家里。当家人明白事情的原委之后,父亲发怒了。回过头来想,他当时的气愤是当然的,那时我们家穷,家里十几口人指望着父母微薄的工资吃饭,父母的压力特别地大。那会我还在乡下,下乡四年,招工无望,好不容易考上学校,端上一个铁饭碗,这会我自己反悔,自己要断了自己的去路。作为父母,他们肯定生气。当时,我父亲把我的行囊扔出门外,说,教书的也是人,你看不起老师就是看不起人,你看不起人就不是我儿子,今天如果你不回学校去,你以后就不要再回家……

就这样,那天晚上,我又极不情愿地灰溜溜地回到了学校。

  这一次高考.似乎确定了我以后人生的走向。往后几十年里。由于学历起点不高,在评定职称以及升迁、调动等一系列事情上便累累受挫,因为这样,我曾经感到过茫然和失落,有过深深的挫败感。记得我在桃花仑小学当老师时还写过一首长诗《礁》,借物抒怀,表达当时那种怀才不遇的心情。










  后来,随着自己年龄的增长和阅历的增加,我也渐渐成熟了,稳重了,释然了。因为我知道.人生总有不尽人意的地方,只要是付出过,努力过,即便是达不到目的也对得住自己。所以没有什么是值得反悔的。人生的苦乐艰辛总是相对的,没有经历过苦难,就根本体会不到真正的幸福。我感觉人的一切,似乎在太极图上早就体现得十分明了:一半白,一半黑;一半是海水,一半是火焰。

  再后来,当我五十北漂,负笈京城,终圆大学梦。且先后被几所学校聘为教授,甚至被朋友们盛情邀请登上北京师范大学、中国人民大学、北方民族大学等名校的专家讲坛之后,我已然再不会因为学历和身份的原因而自惭形秽了。我淡然从容的原因是我已然知道,一个人的价值其实跟身份、学历关系不大,跟一个人的德行、操守、学养、修为、历练的关系密不可分。

  我现在,安于平静,随性而为,每天在家画画、写字做点自己喜欢的事,当然,带孙子享受天伦之乐也很重要。

  繁华过去,平淡是真。



转载自:翰墨菁华盛景华书法工作室



 

 


头条号
溢网发布
介绍
推荐头条